墨爾本,第三、第四天!

 

 

 

Sunday 果然是 “Sun"day!一看昨天晴空萬里,我們睡的比較晚的三個人就一起出發前往市區逛逛(起的早的阿珍自己跑去 Great Ocean Road Happy 了)。

平常 Zone 1+Zone 2 的火車票日票要 $11AUD,星期天有個叫 Sunday Service 的票只要 $3AUD,可以一整天去任何地方不限次數,滿劃算的!

到了 City 我們先去找我的語言學校,是在 Bourke St.,可是我們彎進 Bourke Street 找了半天,卻一直找不到我的語言學校,問了人才知道,原來走到 Little Bourke Street 了,哈哈~原來外國路還分大小?

找到語言學校後就去找我代辦的辦公室,和語言學校一樣,星期天,門没開,這時我們就提議各自自由活動。

我漫步在墨爾本 City 的路上,幾天前那種做夢的感覺一下子煙消雲散了,郊區覺得没什麽,可是到了市區,看著幾百年的尖頂教堂和幾十年的維多利亞國家博物館比鄰而居,真的感覺美呆了!

最有趣的是,當我在路邊撫摸馬兒的額頭時(市區馬車),竟然有個胖胖的老外過來跟我講中文!

他跟我說他是一個波蘭裔的 Psychologist(心理學家),在診所工作,同時又在學法律和中文,他一直用中文跟我講:他學的是「法樓、法樓」哈哈哈,我聽了老半天都聽不懂,最後他講「Law」,我才聽懂,一起大笑。

He is so nice and frendly,不但跟我聊天聊了很久,還帶我去對面的博物館看波蘭園遊會(Polish Festival),還跟我聊道教、佛教、武術,最後,他的「北京朋友」到火車站了,又遇見半個老鄉,因爲我在北京呆了五年。

可惜他不願意跟我合照,也不願意留下聯繫方式,果然心理學家多半有些心理問題,他很明顯的就是有畏懼拍照的心理,在園遊會上我想和他的波蘭廚師朋友合照,也被他小心翼翼的拉開,他說波蘭人因爲被蘇聯統治過所以不喜歡拍照?哇嘞?什麽邏輯啊?不過我還是很喜歡他,也很感謝他陪我聊了好幾個小時的英文,讓我對和外國人開口說英語的畏懼感也一下子煙消雲散!哈哈~

今天,21號,我準時9點去語言學校報到,接待的老師問我:「你覺得墨爾本和高雄有什麽不同?」我跟他說:「Kaohsiung is no Art, just like a culture desert!(文化沙漠)」他很驚訝的說:「Really?」

昨晚測驗就是等分配老師,我一直在心理默念:「拜託來個正妹!拜託來個正妹!」皇天不負苦心人啊!真的給我來了一個金髮碧眼的正妹老師!看到别的同學苦着臉被胖胖的黑人和滿臉皺紋的老太太帶走,我感覺真是太幸運了!Today is my Lucky Day!XD

這個班級很有趣,有三個義大利人,三個還不知道國籍的人,兩個日本妹妹,一個南韓人,最誇張的是,竟然有一個北韓人!

North Korea?我們全部驚訝的大叫?完全搞不清楚,他也說不清楚他到底是怎麽來到澳洲的!後來我問他,他很靦腆的說:「他也是來 Work Holiday 的~」應該是「Jump Plane Work Holiday 」吧?哈哈~XD

從學校回來的路上,我一直坐錯車,我真的搞不懂明明是往反方向坐回去,怎麽會開到另一條線上,後來才知道不能只看方向,還要看指示牌上的「起始地點」在哪裡,然後有好幾次我看明明車子到站了,「爲什麽門卻没開?」我就傻傻的看車子遠離車站,那時我已經坐過好幾站了,想到要坐回去又要等好久,那瞬間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!結果到了下一站看見其他人「用手握住握把扳開車門」才恍然大悟:「幹!澳洲真是先進啊?車門還用人力的?」原來那是一種半自動門,要有人碰觸才會驅動打開,也許是爲了節能吧,樂死我了,白坐了好幾站。

精彩的兩天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